查看: 39|回复: 8

我见鬼了...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7-9-5 16:59:4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本帖最后由 方古子 于 2017-9-5 17:02 编辑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 我见鬼了(文:方古子)
    七月的一天, 午夜十二点了,我把出租车停在凤凰园歌轩门口路边等客,打算收工回家,这时上来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赖仔,一身酒气坐在后座上,“到那里?”我问,“到黄阳司去”,“到黄阳司街上,还是农村?”,“田心村”,我犹豫了一下,看他没喝醉,又不像坏人, 谈好价钱出发了。
    皓月当空,微风徐徐,车子开往郊外后,车外的空气格外清新,但车里还是比较闷热,坐在后座的乘客上车后,就一直不停的在打电话,马路两边的青山不断的压过来,在原黄阳司煤矿工棚地,忽然看到马路前面一个老人在路边走起,穿着白衣服,双手反背拿着一把蒲扇子,老人走得很慢,也没回头看车,我有点纳闷,这个时候怎么还有人散步,车上的乘客还在打电话,车子爬上长坡就一路下坡,很快就到了黄阳司镇了,到达田心村后,我问乘客,车子上坡的时候是否看到一个老人没有,“没看到”,乘客说,也许他一直打电话没留意也不为怪。
   2008年我在黄阳司冯干岭村水淹区稻田抬高工地开翻斗车拉土,一个夏夜晚上十二点了开车回来,在高溪市路口过去一个转弯处,也看到一个头上顶着白帕子,手上缠着纱布打着赤脚的四十多岁男人在马路上走着,那次也把我吓了一跳,这次莫非又见鬼了。
   到了田心村,我原路返回,车子从黄阳司的龙山岭山脚过,山上的普照禅寺灯火点点,掩隐在深山里,月色忽明忽暗,四周寂静得可怕,一阵山风吹来沁凉沁凉的,车子一路上坡,快到山顶了,忽然间,在前面的路上一个白影突兀的在黑暗中走着,是他,又是那个老人,我一阵惊恐,头发快竖起来似的,毛骨悚然,不自觉的,心被紧紧的楸在一起,让人难以喘息,慢慢的,看清了他的摸样,这次我分明看到他走路比较吃力,蹒跚着,差不多半小时了,他才走了一个上坡,我不停的按喇叭老人头都没抬一点,仍在吃力的走着,寂静无人的道路,在车灯下显得那样孤寂可怕。
   我加快油门驶过,快速把玻璃摇上去,车子驶下山坡,一股强烈的念头从脑海里闪过,他到底是谁?为什么深更半夜一个人在山路上走起?是走失的老人吗?好奇心强烈促使我想弄清楚,我鬼使神差又把车倒回去,一直追到普照禅寺上山路口,始终没见到一个人影,惨白的月光透过路边茂密的灌木丛,斑驳的洒在路面上,夏夜的山林寂静可怕,只有车子发动机像头老黄牛在喘着气,我在胸前不停地画着十字架,默祷着,我见鬼了......
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7-9-5 17:24:42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山上多有精怪,注意安全。
来自: 微社区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7-9-5 17:27:08 | 显示全部楼层
白狐的故事

很多年前 -
每一个朝阳四射的清晨,书生都坐在树桩上苦读四书五经.书生一贫如洗三餐不饱,家里唯一值钱的就是那两担沉甸甸的书—它们可以当掉或作废品变卖. -
书生每天都坐在这片林子里,随便寻个坐处,读到天黑,日子一天天的就这样在圣贤书中流逝. -

这日黄昏,书生正自读书,读到夕阳遍地时高呼:”书中自有黄金屋,书中自有颜如玉”,不禁阵阵意气风发,突地”吱吱”而鸣声随风而来,书生抬起头来,只见一团白影扑面而至,那是一只晶莹通白的小狐狸,雪白得一尘不染,两只眼珠溜溜而动,口里哀声连连. -说也来怪,小狐狸奔到书生面前时,竟兀自停住脚步,气喘吁吁. -

书生一动,一把抓住小狐,只见白狐雪白的后腿上,斜斜地插着一支箭,鲜血顺着箭头沽沽而下,染红了一片. -
小狐哀鸣几声,双目对着书生,写满了哀怜与乞求. -
书生叹一口气:小狐狸啊小狐狸,是谁忍心伤你这么深…… -

语音未落,远处蹄声如雷阵阵踏来,小狐狸白溜的身子不停的颤抖,仿佛要从书生手里挣扎逃走,书生急忙捧紧小狐,一咬牙将箭拔出,撕下一片烂衣袍,将白狐伤口包好, 轻轻放入宽大的衣袖里,说也来怪,白狐狸竟忍住疼痛,一动不动的躺在书生的袖怀之中. -

书生刚刚端起书,只听得马蹄声轰轰而至,数十匹高大骏马踏青飞来,为头的是一个虬髯大汉,满身华贵地叫道:兀那书生,可曾见过一只受伤的狐狸逃过 -

书生抬起头来:兄台说的可是一只满身雪白的狐狸? -

虬髯客身旁闪出一团绿影,娇喝道:正是,正是我射中的那只狐狸,那小畜生呢? -

书生只闻香风扑面,迎面是一张如花笑靥脸,书生猛然间惊慌失措,意迷情乱,好半天才回过神来,指着身后结结巴巴的说:刚刚从这边跑过 -

少女娇声说道:谢谢你,穷书生,哥!我们追 -

猛一挥手,数十骑悠然而来,又悠然而去,只留下银铃般的笑声荡在书生耳里 -

书生喃喃念道:书中自有颜玉, 书中自有颜玉 -

啪地一声,圣贤书掉到地上竟不察觉 -

小狐狸从袖口里伸出头,啊啊一声叫醒了书生,书生见它眼里写满了凄美与感谢 -

书生收起心,轻抚狐狸,爱怜着说:小狐狸,快躲起来,别让人家欺负你. -

小狐狸顺着衣袖一溜而下,跛着腿,竟通人性,前腿合一朝书生作一个稽首,吱吱几声,雪白的身体扭着一团,竟跳起舞来,只见白影闪闪,小白狐体肢如一,在夕阳洒下翩翩起舞,书生看得呆了 -

远方突地也传来吱吱之声 -

小狐狸收住舞步,再朝书生稽首,恋恋不舍的朝同伴而去,三步一回首,依依而别 -

消失在远山中 -

书生拍拍衣袍上的尘土,捡起书来重新苦读 -

书生还是每天坐在树林里读书,只是每天傍晚都会沿着树林转一转,聆耳细听着什么,每每有马蹄声响起时,书生会惊喜坐起,只是他再也没遇到过绿衣女郎 -

书生不知道,每天清晨,露叶旁都有一支小小的狐狸,瞪大着灵动的眼珠,一动不动的望着书生,书生高读时,狐狸仍一动不动,仿佛怕打扰了书生的修行 -

书生很奇怪,每天夕阳西下,他对着远山念念不望笑靥如花时,远山上仿佛有一团白影,迎着夕阳翩翩起舞,书生寻过去时,却什么都找不到 -

一天又一天,书生就这样生活着,直到他死去, 再也没见过穿绿衣的女郎,她和他不属于一个世界 -
大家都说:书生读了一生什么也没得到,当真白读了; -
书生去时孤单一人,有人却说看到过一只白狐曾出没在书生的床前,又有人说每年书生祭日,坟头都会有人拜祭 -很多年过去了,大约是一千年吧 -

当年的树林铲平了,这里刚刚建起了一座官邸 -

今天到处张灯结彩,原来是新晋状元新婚大喜的日子,听说状元才高八斗,连皇上也下令将公主许配给他,举国大庆 -

状元郎今天起得特别早,因为管家告诉他,公主的花轿很快就到了 -

啪啪啪啪……,鞭声撩人,管家急匆匆的闯进来:公子!公主花轿到了,公主到了 -

状元郎激动得三步并作一步,冲出门外,揭开轿门:公主…… -

但见一身绿装的公主坐在轿里,笑靥如花 -

状元一阵晕醺:公主好面熟啊,似乎在梦里见过无数次,可却总是记不起来 -

洞房花烛夜, 状元与公主四目深情 -

门突地被撞开, 状元定睛一看,是服侍自己多年的丫鬟, 丫鬟从小开始照顾状元,喜欢穿一袭白衣, 丫鬟走到状元身前一稽首,眼睛里满是泪珠:公子,丫鬟自幼伺候您,今日要与您道别了 -

状元猛然阵阵心痛:为何故? -

丫鬟撩起裤脚,雪白的腿上留着一道深疤,丫鬟指着公主说:临走之前,想报当年一箭之仇,请公子赐恩 -

状元大惊,双手护住公主:你到底所为何事?? -

丫鬟泪珠夺眶而出,凄然着望着状元:公子当年相救之恩,恨不能立时相报,修行千年方能变成人身,殷殷相许,今日公子金榜题名,前缘尽了,以一恩消一恨,望公子珍重 -

丫鬟再次深深稽首,礼罢退至大庭深处,翩翩起舞,但见皎皎月下,白衣胜雪,似梦似幻,舞到深处,丫鬟吱吱而鸣,声声凄然. -

明月当空,状元喃喃而立,仿佛看到了当年的夕阳、远山,青山高处,那一团白影踏歌而舞,梦里状元满脑是绿影姣容,梦醒时,状元千百寻找的,可是那翩翩白影? -

从那晚后,再也没见过丫鬟,有人传说:在远山深处,夕照时分,总能看到有人在翩翩起舞,状元郎也差人寻过无数次,再没找到过. -

又有人说,那晚丫鬟哀呀而鸣,唱的是一首歌,那歌是这么唱的: -

我是一只修行千年的狐 -
千年修行 千年孤独 -
夜深人静时 -
可有人听见我在哭 -
灯火阑珊处 -
可有人看见我跳舞 -

我是一只等待千年的狐 -
千年等待 千年孤独 -
滚滚红尘里 -
谁又种下了爱的蛊 -
茫茫人海中 -
谁又喝下了爱的毒 -

我爱你时 -
你正一贫如洗寒窗苦读 -
离开你时 -
你正金榜题名洞房花烛 -

能不能为你再跳一支舞 -
我是你千百年前放生的白狐 -
你看衣袂飘飘 衣袂飘飘 -
海誓山盟都化做虚无 -

能不能为你再跳一支舞 -
只为你临别时的那一次回顾 -
你看衣袂飘飘 衣袂飘飘 -
天长地久都化做虚无-

  挺伤感的一首歌,看了让人心疼的一个故事.-

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9-5 22:49:04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老铁哥 发表于 2017-9-5 17:27

书生与狐仙的故事很感人,我曾读过《烟花易冷》歌词背后的故事,那荡气回肠的爱情故事读来潸然泪下,铁哥,能否把那故事找出来?
来自: 微社区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9-5 23:14:23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风之缘 发表于 2017-9-5 17:24
山上多有精怪,注意安全。

黄阳司的龙山岭是个很有故事的地方…
来自: 微社区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7-9-6 08:54:16 | 显示全部楼层


       微信图片_20170906085355.jpg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9-6 16:29:55 | 显示全部楼层
方古子 发表于 2017-9-5 23:14
黄阳司的龙山岭是个很有故事的地方…

作者:无语伦陷
链接:https://www.zhihu.com/question/22764704/answer/23760708
来源:知乎
著作权归作者所有。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,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宋文帝时期,一守城将军奉命驻守洛阳城,其间邂逅当地一名女子,一见如故,很快便私订终身。此时北魏来犯,将军奉命出征,临别时拉住女子的手:“等我打胜了后,一定回来迎娶你……” 俩人依依昔别,女子守在城门口,看着将军坐在马鞍之上,头也不回地离去…… 将军此征便是数月,其间南朝宋节节败退,宋文帝一气之下连斩二将,北魏全线出击,强渡黄河,宋文帝不听朝臣进言,发动强攻,无奈之下,洛阳失守。宋文帝撤回北魏,而重伤的将军则流落于伽蓝寺中。 待将军伤复之后,本想回朝,无奈此时北宋大势已去,回去只有死路一条,死,将军从未怕过,但想着曾经的誓言,加上对宋文帝乱杀良将之举已至心寒,无奈之下,委身于伽蓝寺为僧,希望有朝一日平昔战火,再回到她的身边。 他们昔别的城门,有一位女子经常坐在一块石板上等着心爱的人回来。每每遇到前方归来的人,女子便问有没有见过将军,但始终没有将军得胜归来的消息。 女子从未放弃过,仍然日复一日地等着。这个故事,一传十,十传百,终于传到了在伽蓝寺出家的将军耳里。 但将军不能回去,此时北魏已迁城洛阳,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,南北朝战争还在继续,他必须活下去,等到战争结束那一天…… 不知道多了多少年,战争终于结束了。 将军第一次走出伽蓝寺的那倾斜、像要倒塌一样的山门,回到了那个日思夜想的地方。 一身平民打扮的他,来到残破的城门早已斑驳不堪的城门前,他走到他们分别的地方,在那树早已枯掉的大树旁边,摸着那块她天天等待他归来坐的石板…… 城郊传来优雅的牧笛声……,路过的人告诉将军,这里曾有一个女人一直等着她心爱的人归来…… 重新踏足熟悉的土地,他心里的感受,却是那么复杂,仿佛一切又回到了羡煞旁人的当年…… 他在这座残破的孤城里寻着她的终影、但始终找不到,天上的雨纷纷落下…… 他一直相信她一直在等她…… 孤城的老者告诉她,她一直是一个人……到死那天都是…… 僧人又回到蒲团之上,静静地坐着,敲打着木鱼…… 天上的雨仍然在纷纷落下,落在禅房外那块石板之上…
烟花易冷的真实故事 冥思伽蓝相思雨 连做梦都梦到歌里的这个场景,枯等的伤心与对情感世界千变万化的无奈。 未见君已十秋春,战火连绵归期问。 烟花易冷情意真,不忘誓言心愿等, 故里已是草木生,孤城至今剩何人? 牧童伴笛多过问,枯等永恒白发生。
听,牧童笛声,闻,孤村野城。 感,烟花易冷,叹,人事易分。 等,泪不归人,待,轮回缘生。 永,盼为君筝,恒,故白发生...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7-9-9 17:25:40 | 显示全部楼层
方古子月夜奇遇
看得有些惊悚……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7-9-9 17:28:09 | 显示全部楼层
方古子心肠好,壮着胆子还去找……
太晚了还是别出车,那个乘客满身酒气也不令人放心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